mg电子游艺_mg老虎机 - 最新手机版

mg电子游艺-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:我是镇宅师(8):被美女撞了一下的后果

当前的位置:mg电子游艺 > 经典文章 > 经典美文 > 经典精选 >

我是镇宅师(8):被美女撞了一下的后果

2019-02-11 09:00:23 作者:子鱼ziyu 来源:子鱼ziyu 阅读:载入中…

我是镇宅师(8):被美女撞了一下的后果

  文|燕歌

  子鱼特约,原创首发

  镇宅师系列点击链接查看

  我是镇宅师(1):纯阳之体

  我是镇宅师(2):出道

  我是镇宅师(3):油画里的女人

  我是镇宅师(4):第一次遇险

  我是镇宅师(5):骨灰有灵

  我是镇宅师(6):对头来了

  我是镇宅师(7):夜哭郎

  ...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  特别提示:本系列为小说,不要较真

  ...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..

  上一次镇宅虽然没有挣到钱,可我心里却是高兴的。一方面算是做了件好事,另一方面也学了本事,长了能耐。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,知识

  从师叔家出来,我哼着小曲儿往家走,进小区,上楼,开门,一脚迈了进去,然后咣的一声把门关上。

  啪嗒一下,有个东西头顶天花板上落下来,正好落在我头上。我用手一摸,吓了一跳,那东西软乎乎的,好像还是活的。我手一抖,把那东西扫落在地。

  今天的阳光很好,透过窗子落在地上,那东西映入我眼帘,看得清清楚楚。

  壁虎!

  我全身的汗毛炸了起来,平时看到壁虎绝不会吓成这样,今天是因为没料到,冬天的小区虽然屋子里不冷,可也不是壁虎出现季节。难道这是一位来串门的不速之客

  可等到扫视了一遍屋子之后,我的手心开始冒汗了。

  我的房间出现了许多根本不该有的东西。

  衣架上爬着蜈蚣床单上有蜘蛛墙壁上跑壁虎,粗略地算下来,屋子里至少有十几只这类的虫子

  我目瞪口呆地站在门口,因为自己已经按着师叔讲的办法,把整间屋子都封得严严实实了,不可能再有虫子进来。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师叔老糊涂了,教的办法不灵

  我跳出门口,把门紧紧关死,然后撒腿就朝师叔家里跑。

  师叔见我像被狗撵着的鸭子一样跳进来,就知道出事了:“跑什么?有鬼追你啊?”我弯腰喘着粗气说:“我家……到处是虫子……师叔你快跟我去看看……”

  师叔一听,眉头立刻锁了起来,不过还是安慰我说:“先不要急,坐下慢慢说,先说清楚咱们再去看也不晚。”

  我像连珠炮一样,把家里的情况说了,师叔也纳闷起来:“怪事,那些草药都使上,整间屋子应该是密不透风,那么多虫子怎么进来的?走,去瞧瞧。”

  师叔和我步行,来到了我的家。还没进门,师叔就咦了一声:“你家里阴气太重了,果然有问题。”

  我开了门,和师叔小心地走进去,没有破坏地上的草药机关

  师叔看了几眼,吩咐我:“去把所有的窗子打开,门也开着,冬天本来就阳气不足,再闭门关窗,气流不通,阴气更盛。”

  我依言把门窗全部打开,让带着一抹寒霜的阳光落进屋子,师叔小心地在屋子里四下巡视了一遍,最后他停在了一张窗子面前,看着上面的朱砂,不住地皱眉头。

  师叔伸出手指用力按了几按,然后举在眼前,对着阳光照了照,轻轻摇头,把我叫过来,严肃地问:“朱砂是假的,你在哪儿买的?告诉你要去大药店,而且不要买便宜货。”

  我的口袋里正好还装着收据,于是拿了出来交给师叔,师叔板着脸接过来瞧了瞧,更纳闷了:“同仁堂药店,应该不卖假货啊。”

  师叔把收据交还给我,又问:“你买了药以后,还去过哪儿?是直接回的家吗?”我连连点头:“当然是直接回家了,这十几斤药挺沉的,谁还提着它去游街啊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我突然打了个愣神。

  师叔瞧见了,忙问:“怎么回事?”我想起那个撞我的女孩子,就把事情说了一遍。师叔听完了一跺脚:“明白了,那个女孩子应该就是驱阴师一伙的,她故意撞了你,然后趁你帮她拾东西的时候,把袋子里的朱砂给换了。”

  我吃了一惊:“好厉害,我怎么一点没觉察?”

  师叔沉着脸:“这帮驱阴师没有什么道德底线,什么人都可以合作,那个女孩子没准是个惯偷,干这种事情轻车熟路。唉,好险啊,如果昨天我没有给你接那个活儿,你晚上睡在家里,后果不堪设想……”

  我不是个喜欢吃亏的人,连着两次被人算计,此时已是满头冒火:“师叔,人家这是打上门来了,咱们始终防来防去的,太被动了吧。我非得和那伙驱阴师较量较量不可。”

  师叔拍拍我肩膀:“怎么较量,人家在暗,我们在明,现在连对手有几个都不知道。驱阴师可不像咱们镇宅师这么守规矩,几百里内只有一个。他们很可能是一个团伙。况且人家也不干违法的事情,咱们有劲也使不上。”

  我更火了:“照您这么说,咱就只能眼看着人家打上门来了?”

  师叔笑了:“镇宅师这一行还没被驱阴师吞并,还能留存到今天,说到底,靠的是真本事。你别急,这种事情,明朝和清朝年间没少发生。只要应对得力,驱阴师奈何不了咱们。”

  我听了这话,总算宽了点心

  师叔接着说:“他们连着暗算了你两次,都没有得手,一定也恼羞成怒了。接下来的手段会更阴毒,你还是搬到我家先住几天,咱们看看风声再说。”

  我冷笑道:“害怕解决问题,您教我点真本事,咱们跟他们干……”

  师叔没接话,吩咐我说:“把你家里要紧的东西收拾一下,先到我那里,有话别在这里说。”

  我压了压火气,收拾了些衣服,背了电脑,把所有的现金银行卡都装好,离开了家。

  师叔在他家二楼安排了一间卧室给我,里面床铺一应俱全,本就是给客人们准备的,所以我住进去非常方便

  我最近有些疲惫,所以安顿下来之后,就在卧室里小睡了一会儿,睡醒了又借师叔的浴室洗了个澡,这才恢复精神。等我下楼来,发现郭妍竟然在客厅里,正和师叔谈话,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。

  郭妍见我容光焕发,非常开心。我问她怎么来了,师叔接过话头:“我叫她来的,一会儿我们上她的车,出去办点事。”

  我很奇怪,师叔明明有车的,没必要借郭妍的车。

  师叔看看手表,已经五点多了,天色黑下来,我们上了郭妍的车,慢慢开出别墅区。

  我问师叔去哪儿,师叔说:“去你的小区。”我很奇怪,我都搬到他家了,为什么还要去我那里?可是我也没多问,准知道这位一肚子不合时宜的大学者有他自己的道理

  车子开进了我的小区,停在了楼下不远处,我刚想下车,师叔叫住了我:“别下车,就在这里等。”

  我不能不问了:“等什么?”

  师叔指指楼上:“你屋子里那么多阴虫,得有人来收。”

  我恍然大悟,原来师叔是想守株待兔,就笑道:“怪不得您不开自己的车,要郭姐开车来,您那车肯定已经被驱阴师们记住了,被他们看到就露馅了。”师叔对郭妍说:“小郭,你害不害怕,如果怕的话,可以先回家去。”

  郭妍的声音有些兴奋:“有你们在,不怕。我的生活太闷了,能遇上点刺激的事情,过得也有意思啊。”

  我心想,如果你身上落了蜘蛛,蜈蚣,蝎子壁虎之类的,那一定更有意思

 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已经等了一个多钟头,还是不见什么异常,上楼下楼的人不少,可都是住在这里的,几乎都见过。

  我问师叔:“驱阴师真的会来吗?也许人家把阴虫放进去就不管了……”

  师叔摇头:“不可能,那些阴虫身上都附着阴灵,必须收回来,不然阴灵四处跑,驱阴师也受不了。一旦虫子死了,阴灵就会留在房子里,想收的话,就得再费一只阴虫,你记得我上次把那只蜘蛛放出窗外吗?”

  我说记得,师叔说:“我那么做,是先礼后兵。告诉对方我已经知道他们的心思,阴虫送还,大家用不着撕破脸。如果他们不再继续进逼,双方井水不犯河水。可是他们又来这一招,而且变本加厉,那就怪不得咱们了。他们一定会来收阴虫,到时候,咱们顺藤摸瓜,先摸清楚他们的老窝……”

  正说到这里,突然我发现有个人朝着楼口走过来,仔细看,是个清洁工,由于是冬天,戴着帽子口罩,肩上还背着一个帆布包,看身材,应该是个女人。

  怪事,我脱口而出:“这楼里没有清洁工啊……”

  师叔借着灯光,看了看清洁工身上背着的帆布包,微微一笑:“应该是了,等着吧,她很快就会出来。”

  “她要进我的家吗?我那可是防盗门啊,没有钥匙根本进不去……”我有些不解。

  师叔道:“她用不着进你的家,驱阴师收捕阴虫的手段很高明,有些我也只是听说过。”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连忙问:“我家的门窗明明都关着,连缝隙都没有,那些虫子是怎么进来的?师叔你知道吗?”

  “那不是明摆着的?有从污水管道钻进来的,也有从油烟机风道钻进来的。我看过你家,虫子是从风道进入。你的油烟机风道开在窗子上,窗子上的朱砂被人掉了包,所以虫子才能进来。如果是真朱砂,虫子就算爬进风道,也会被挡住,进不了屋子。”师叔耐心解释

  我连连点头,凝神盯着楼口。没过一会儿,那个清洁工果然出来了,却没有出小区,而是走向楼后。我想要跟下去看个明白,被师叔拦住:“别下车,她是收虫子去了,等收了虫子,我们就跟上去。”

  “收虫子?不是在我家收吗?”我更不明白了。

  师叔道:“记得我上次把那蜘蛛扔到楼后吗?楼后是背阴的地方,阴虫喜欢那地方。今天这个收阴虫的已经告诉那些阴灵们去楼后等,所以她去了之后,阴虫们都会聚在那里,她带着的帆布包,就是装虫子的。”

  果然,那清洁工很快回来了,我定睛细看,果然发现她的帆布包鼓了起来。

  等到清洁工出了小区,郭妍发动了车子,我们慢慢地跟在后面。就见那清洁工在小区大门外打了一辆出租车,驶向市区。郭妍紧踩油门,追了上去。

  出租车沿着大路,行驶了约莫十分钟,来到了一座大厦之下,然后那清洁工下了车,走进楼里去了。

  我们三个人跟过来一瞧,都认得这里,那是市区最大的写字楼,叫青天龙座。

  郭妍把车停在路边,师叔摇下车窗,看了几眼,然后用手一指:“六楼,开窗子的……”

  我依言看去,果然发现六楼有几扇开着的窗子,现在是冬天,楼里取暖暖气,极少有开窗的。此时开窗的房间亮着灯,显然里面的人还没有下班,或是有值班的。

  师叔对郭妍说:“你去一楼看看,六楼有几家公司,都是什么公司……”

  这种写字楼为了办事方便,都在一楼贴有告示牌,哪个楼层都有什么公司,一目了然。郭妍下车进了楼,不多时就跑回来:“只有一个公司,叫万象标本工作室。”

  标本工作室。

  师叔笑了:“没错了,这就是驱阴师的老窝,原来这帮家伙是用正经公司做幌子的。”

  “您是怎么确定的?不会错吧……”我特意问道。

  师叔有些不高兴,认为我在挑战他的知识权威:“六是至阳之数,驱阴师这一行,沾染的阴气太多,所以必须最喜欢六这个数字。他们开着窗子,是想散阴气,进阳气,无论冬夏都是一样。”

  他摆摆手:“小郭,我们回去吧……”

  郭妍先前虽然说不害怕,可是从她狠踩油门,如飞一般的逃离速度看,她的内心还是紧张要命

  等回到师叔家,停稳了车,郭妍好像才回过神来,不住地拍胸口:“好刺激啊,就像间谍警匪片似的。”师叔向她道了谢,郭妍这才离开,临走时她又约我有时间去她家玩,我答应了。

  师叔和我草草吃了点饭,我问师叔:“下一步怎么办?”师叔说不要急,慢慢来,驱阴师不好对付,如果操之过急,很可能中他们的圈套

  我嘴上答应着,心里却好像泼了油的烈火,刮刮杂杂地烧着,根本静不下来。

  第二天没什么事,我觉得近来身体发僵,可能是受伤之后没什么运动导致的,于是就想去汗蒸一下,临出门,师叔再三叮嘱我,千万不要去那个标本公司,以免打草惊蛇。我满口答应。

  我在汗蒸房里坐了半天,越发觉得气闷,原来在这种不透气的地方,心情也会变坏的。我又想起了那个可恶的驱阴师。

  居然两次险些坏了老子前程,娘的,以为老子是泥捏的,土搓的?此仇不报非君子,忍不了啦!

  年轻就是任性,我胡乱洗了个澡,穿好衣服走出汗蒸房,打了车直奔那座写字楼,此时的我,满脑子都是驱阴师的阴险毒辣,把师叔的叮嘱完全扔在了九霄云外

  虽然任性,可我并不糊涂,现在是青天白日,我就直接去这个工作室,直接去找驱阴师们,量他们也不敢杀了我。换做以前的江湖,这种行为叫踢馆。

  可我不是去踢馆打架的,我就是想去告诉他们,如果以后他们胆敢坏我的前程,老子就和他们拼命。你们不让我好,你们也别想安稳挣钱。

  以斗争求和平,则和平存,以妥协求和平,则和平亡。

  伟人的话是真理,我的政治课没白上,记得很清楚。

  这叫单刀赴会,我要在气势上给对方一个下马威。

  很快我就来到了那座写字楼下,进楼上电梯,直奔六楼而来。一出电梯,迎面就是一个大大指示牌,果然写的是“万象标本工作室”,然后是一个大大的箭头,指向左边的走廊

  我沿着走廊,没走出十几步,就看到那家工作室。门面装修得很气派,我左右瞧了瞧,大概有四五间大办公室,门上都写着万象标本的字样,看来这个工作室至少包下了半个楼层。

  果然财大气粗啊。

  我壮起胆子,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敲门。前面几个办公室都没有声音,好像没人,偌大一个楼层,只有我的脚步声和敲击声。

  我有些纳闷,这么大的摊位,不可能是个皮包公司吧。想着,我敲响了最里面的一个办公室。

  终于有回音了:“请进……”

  那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,我推门而入,可是眼前的情景令我大为惊奇。

  我好像进了森林一样,眼前除了花,就是树。

  花不密,可是种类很多,树不高,可是都很茂盛。而且整个空间显得很潮湿,窗外的冷风吹进来,一阵湿热一阵阴冷,感觉非常怪异。

  这是办公室,还是花卉市场啊?

  我向里走了几步,眼前一片水雾蒙蒙的,视线有些模糊,看不到人,不知道刚才的声音是哪里发出来的。

  就在这时,花树丛中转出一个人来,站在离我七八米远的地方,对着我一笑,说道:“你终于来了,我可在这里等你两天啦……”

  我定睛凝神看去,心里咯噔的一下。

  面前立着的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子,身穿白色羽绒服,戴着红色的针织帽,腿上是黑色长筒皮靴,整个人看起来很时尚。

  只不过她的手里盘着一条黑红相间,满是环状图案的蛇,几乎有她小臂粗细,此时正用一对黑漆漆,无比凶恶的眼睛瞪着我……

  (本章5075字)

  未完待续...

评价:

[匿名评论]登录注册

评论加载中……